生命原本是造物主的恩赐

时间:2017-10-15 04:53 来源:未知 作者:伊斯兰网站之家 点击:

    
  古兰经说,‘我创造精灵和人类以便他们崇拜我’;‘安拉的仆人中,只有学者敬畏他’。

     生命原本是造物主的恩赐,是宇宙间的无价之宝,万物之灵。

   学者们说,安拉为了展示自己的大能,就创造了天地万物,然后创造了人,让人去观察,思考,目的是让人感谢安拉,崇拜安拉。

    多数人不明白安拉创造人的目的和做人的道理,一昧追求满足自己的欲望,从吃喝玩乐到追名逐利。就这样追逐到一定程度,活到一定年龄,我发现很多人就活得不耐烦了。

不少人年过花甲时才明白,人生若戏台,乱哄哄你方唱吧我登场,反认他乡是故乡。戏散曲终,了无生趣。而那些曾经混迹官场者,白搭了青春和汗水,发现自己栽树,后人乘凉,而且路的尽头并非阳光大道,而是死路,曾经的满腔热忱换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,或者是海市蜃楼。

     很多人希望退休后过幸福快乐的生活,没想到退休后发现百病丛生,生活无聊透尽。他们在体制内度过了近四十年的格式化生活。一旦走出体制,就无所适从,于是就很快衰老,很快进入坟墓。

    于是他们的生命失去了意义,每天的时光似乎显得多余,活得百无聊赖。于是就寻找打发时间的项目:下棋,打牌,打球,打太极,跳街舞等等。对这些人来说,它们与其说是有益健康的活动,不如说是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,或者说是等死的一种最好方式。有些人以娱乐至死的这种方式来了结和答谢造物主的恩典,期盼和美好许诺。万物之灵和无价之宝的人,就以‘荒塚一堆草没了’,就以废铜烂铁,一文不值的可悲结局结束自己的存在,以‘报答’造物主的深情厚谊。   

     这方面,中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居多,他们中不少人过完穷奢极欲的生活以后,发现人生不过如此,game over,游戏结束了,选项往往是:或出家,或自杀。例如,张国荣,陈晓旭。如果是穆斯林的不肖子孙,享乐完毕,无可奈何花落去后,如果命大福大者,还可以亡羊补牢,返回到穆斯林大家庭,返回到清真寺里。至于薄命者,结局不言自明。

    庶民百姓,贩夫走卒,都是弱势群体。他们每天都要考虑一日三餐,无暇或无力参与所谓解决了温饱或者资产阶级的活动。他们满足于平淡如水的生活,基本上在知足常乐中度过每一天。所以,圣人说,‘我不担心你们贫穷,而是担心你们富贵’。从中可以看出,富贵对多数人未必是好事,贫穷对很多人未必是坏事。前者因为富贵而活得无聊,后者因为贫穷而活得知足常乐。‘塞翁失马焉知祸福’,就是这个道理吧。

   人的劣根性在于富贵不知乐业,贫穷难耐饥寒。非穆无所事事,情有可原,这是他们迷误的必然结果。而穆斯林无所事事,就有点于理不通了。伊斯兰为不同层次的穆斯林规定了各自应该从事的工作。所以,各司其职,照遵不误的人,生命就会充满活力。

     珍惜时光的人,一般是命运多桀,大起大落之后的人。有人告诉我,一个囚犯十年刑满释放,就步行六百公里回家。据说他一路兴高采烈,大步流星,看到一路风光无限好心情!这样的感觉他期待了十年!另外,长年卧床不起的病人也渴望自由自在。

     穆斯林中最充实的人是忙忙碌碌者,最难受的人是无所事事的人。那些为主道勤勤恳恳工作的人们,确实是值得尊敬的人。‘工作者的报酬真优美。’(古兰经)

      最令人羡慕的是烈士和学者们。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来诠释和答谢安拉的造化之恩。学者们用一生的奋斗,墨汁,人格和气节来报答安拉的造化之恩。

   当然,与烈士和学者比较,我们这些芸芸众生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。我们大都属于追名逐利者,或好死不如赖活者。但是如果我们都明白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:自己上负安拉的造化之恩,下负父母的养育之恩。有一颗内疚之心,尽可能诚惶诚恐,力行天道人道,也许获得两世的成功。于是,时间就显得快了,无聊,无所事事就避之不及了。

   我很羡慕经常到寺里礼拜的不少老人,已是耄耋之年,内清外洁,光彩照人,精神矍铄。国语中的很多词语正适合描述他们,如,‘老当益壮不坠青云之志’,‘问渠那得清如许,谓有源头活水来。’ 他们之所以富有活力,是因为伊玛尼信仰激活了他们的人生。

推荐